-kiritsu-

杂食 不定期爬墙

【生贺】两日生日

非原著背景,设定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
小学生叶家双子
用的是老叶5.29秋弟5.30的旧设

——————————————————————————————

胡同里叶家兄弟俩小时候性格觉醒的时候,不仅拒绝了叶母给他们准备的一样的衣服,还坚决要求绝不在一起过生日,要过两个生日
这一日是叶修生日,然而早上叶修起得晚,没来得及吃面就抓起书包向学校奔去,叶秋早已出门了。路过胡同口卖早点大婶,被拦下了。
"你弟先把钱给了,让我给你揣俩鸡蛋。"
叶修匆匆谢过便继续赶往学校。

却是迟到了,被罚站走廊。叶修想着今日是自己生日,不能如平日一般。中午匆匆吃了两口饭,就趁门卫不注意溜出校门直奔少年宫。
在少年宫门口却是遇见了王杰希,一双大小眼很有特色。所谓不打不相识,俩人曾于某日少年宫活动室乒乓球场杀了个天昏地暗后,竟是结为了死党。
"里面人说六一彩排 ,这几天活动室不开门。""
"也逃课呢?"
"我学校下午没课"
"东城那新开了个游戏厅,去看看?"

五月底的天气已经稍微有点热了,他俩在游戏厅占据风扇下最佳位置,看别人打游戏看了一下午,心里跃跃欲试无奈囊中羞涩 。
分别后叶修看着已有西沉趋势的太阳只觉得饿,像极了金灿灿的油饼,一摸兜里还有早上的俩鸡蛋,吃了后却只觉得干。
算算快放学了的时间去接叶秋吧,顺便诈瓶北冰洋,那小子一向零花钱花的慢,不像自己拿到了随手就花出去了。

叶秋和叶修不是一个班的,下午叶修班主任让叶秋通知让家长来一趟的时候还额外看了秋弟一眼。叶秋心里七上八下,只觉着自己打着叶修旗号干的点无伤大雅的小恶作剧要被发现了。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去叶修他们班没见到人,只得拿了书包慢慢向家挪去。
数数兜里的钢镚,准备绕道去百货大楼买本习题册,毕竟有个年级第一的哥哥,自己也要稳坐年级第二的位置。

才走了几步,被几个外校的拦住了。领头的一脸凶相:
"你就是叶修?"
""不是。"
"你小子惯是狡猾的,少废话给我打!"
"不是!我真不是!"
然而叶秋也是经验丰富,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此事。 趁他们没注意拔腿向家跑去,无奈今日多负重了一个书包,却是力竭快眼看要被追上了。

夕阳里上坡迎面冲下来一个身影,正是罪魁祸首叶修。
叶修校服扎在肩上,似披风一般,很有骨气地冲了上去。
无奈近日来疏于锻炼,武力值下降的比叶秋还低,很快就处于下风。叶秋趁人不注意拉着叶修跳墙头跑了。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
"我不要你接!"
"……你哥我一下午没喝水了你看前面有个小卖部给咱来一瓶北冰洋行不?"
话音未落已经掀了帘子进去了。
叶秋叹了口气,心想练习册的购买计划又要延后了,也抬脚跟了上去。

晚上叶修还是吃了早上没吃到的面,连带着叶秋又吃了一顿。

第二天早上叶母上班出门的早,饭桌上给兄弟俩留了钱,难得起早的叶修一挥手,吃油饼!
兄弟俩在胡同口看着阿姨把油饼下锅,一点点染上了朝阳的颜色,等拿到油饼却是有些迟了,顾不上咬上一口便向学校冲去,索性却是没迟到。

叶秋向叶修班主任转达了叶母下午来学校的回复,便赶回了自己班准备早读。
这次轮到叶修忐忑了,心说这多次逃学的事情要是被叶母甚至叶父知道了,一顿打怕是免不了了。
然而叶修心大,不到中午也就看开了。

下午只有一节课,下了课,班上讨论六一文艺汇演表演话剧事项。
叶修一向疏懒,自讨了个背景板演一棵树的角色后,就去叶秋他们班上串门。
在走廊上便听得里面商议要大合唱,叶秋还是领唱,叶修只觉得好笑,叶秋那有调胜似无调的唱歌水平是怎么被选上领唱的?

正在这时办公室来了个学生通知兄弟俩叶母到了,叶修心又被提起来了,叶秋也是脸色微变。
到了办公室却不是事发,而是班主任们商定了要让叶家兄弟俩参加区里组织的奥数班,明年去参加奥数比赛,给学校争光。
掌管家里大权的叶母很干脆一挥手就同意了。叶修心想这还不如一顿打呢。

叶母带着兄弟俩提前出了校门,按照班主任给的地址找到了奥数班教室准备登记。
叶修踮着脚透过玻璃往黑板上一看只觉得发昏,下面一排排端坐的不是学生却似人偶。
一转头却发现了个熟人,隔壁书法班靠窗坐着的是王杰希,王杰希听课却是认真,全然没发现窗外叶修朝正做鬼脸。

叶秋却是对奥数班兴趣很浓,直到回家了还缠着叶母问这问那。
叶母一边敷衍一边炖了锅水下了把面,兄弟俩脸色突变,又吃面?!
只是无奈这一日是叶秋生日,生日还没过完,正待想办法向门外窜的时候叶父回来了,堵死了后路。
兄弟俩只得心里互相埋汰——当初为什么那么倔强非要过两个生日,连吃两天面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END—

小番茄

没有考据

叶片

画了个小姐姐

练习绿色系
茶铺招牌